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財經頻道  >  新編心作

央行明確2019年九大目標!金控監管辦法『箭在弦上』

//finance.dbw.cn//  |  2019-01-08 10:35:00  |  來源:中國證券報  |  編輯:高宏飛

  2019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1月3日至4日召開,為央行新一年的工作方向定調。

  央行部署了2019年九大重點工作方向:

  一是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

  二是進一步落實好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各項政策措施。

  三是切實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

  四是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五是全面做好外匯管理與服務。

  六是深入參與國際經濟金融治理。

  七是加快推動金融市場創新發展和金融機構改革。

  八是全面提高金融服務與金融管理水平。

  九是繼續加強內部管理。

  重點一:

  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

  會議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進一步強化逆周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市場利率水平合理穩定。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未來央行可能繼續運用各種工具引導流動性的流向配置和期限配置等,並將常規政策工具與結構性流動性管理工具相組合。『定向松動』應該是2019年貨幣政策工具組合的操作方向,定向降准+貨幣市場工具調整將是基本的工具組合。流動性管理工具更加靈活,監管彈性將進一步增強。

  重點二:

  金控監管辦法預計今年上半年推出

  會議指出,繼續推動實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行動方案,穩定宏觀杠杆率,推動出臺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加快補齊金融監管短板。

  近期監管人士頻頻發聲,要求加強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並著力推動監管辦法的出臺。易綱此前稱,『要加強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金融控股公司不僅僅有銀行,還有證券,還有保險,還有信托。這些業務之間有怎樣的防火牆?怎麼進行風險隔離?怎麼進行並賬?這就需要加強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

  中國人民銀行此前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顯示,一些金融控股集團野蠻生長、體量大、業務雜、關聯風險高,但監管缺失可能威脅經濟和社會穩定。為促進金融控股公司健康發展,迫切需要建立相應的監管制度。

  對於金控集團模擬監管試點,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表示:『共有5家,分別是招商局金融集團、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融控股公司、螞蟻金服和蘇寧集團。』

  接近監管層人士表示:『模擬監管試點在不斷推進中,試點對象也具有代表性。主要目的是服務於積累監管經驗,不斷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讓辦法更具有操作性。另外,金控監管辦法目前尚在履行上報程序,2019年上半年估計能夠推出。

  重點三:

  平衡好總量指標和結構指標

  會議指出,加強政策溝通協調,平衡好總量指標和結構指標,切實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總量指標指廣義貨幣M2、社會融資規模等。業內專家認為,隨著貨幣供給影響因素趨向復雜,M2的可測性、可控性以及與實體經濟的相關性將繼續下降。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室主任紀敏曾撰文指出,建議淡化數量目標並作為貨幣政策的監測指標。隨著技術進步、經濟結構變遷以及金融創新的活躍,貨幣需求變得越來越不穩定,以貨幣供應量作為中介目標的數量型調控的可靠性日顯不足,發達國家貨幣政策以利率調控為主的實際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淡化M2以及社會融資規模等數量目標,轉向以調控政策利率為主要目標的貨幣政策,是必然趨勢。當然,貨幣數量指標仍包含了宏觀經濟的重要信息,有助於貨幣科學決策,仍應將其作為重要指標跟蹤監測,提高貨幣決策的科學性。

  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認為,盲目追求M2和社融所測度的融資供給,不在提振實體經濟上想辦法,不僅無法解決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還會加劇物價和資產價格的上漲壓力。長期來看,潛在GDP增速明顯下降,通脹環境更加穩定,放開管制後利率缺口逐漸收窄,支付技術迅猛發展,較過去更低的M2增速符合高質量發展要求。因此,應逐步淡化數量指標,同時進一步強化利率、匯率等價格機制的作用。

  重點四:

  穩妥推進利率兩軌並一軌

  會議提出,穩妥推進利率『兩軌並一軌』,完善市場化的利率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

  央行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曾指出,強化央行政策利率體系的引導功能,完善利率走廊機制,增強利率調控能力,進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場及實體經濟的傳導,推動利率體系逐步『兩軌並一軌』。

  在市場人士看來,利率並軌時機很重要,利率並軌應在銀行存貸款基准利率同貨幣市場利率等其他金融市場利率的差距在合適區間時實施。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指出,基於當前國情,利率並軌將經歷『三步走』。一是昇軌,提高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二是順軌,利用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全面優化利率傳導機制。三是並軌,由貨幣市場政策利率取代存貸款基准利率。

  此前易綱表示,利率就是資金的價格,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市場配置資源是通過由供給和需求所決定的價格來配置資源。資金也是一種資源,而且是一種稀缺資源。因此利率的市場化就非常重要,主要由市場供求決定的人民幣利率也不能失真,這樣纔有利於通過市場化的方式來配置資源。

  重點五:

  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

  自金融嚴監管以來,影子銀行風險已經得到了部分化解。

  截至2018年9月末,各類金融資管產品總規模高達104.5萬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影子銀行及同業業務治理已取得一定成效,影子銀行規模收縮,金融機構業務運營更加規范。

  易綱強調,影子銀行實際上是金融市場的必要補充,影子銀行不是完全負面的詞,只要依法合規經營,便能成為金融市場的有效部分。要注意影子銀行在一些方面如果管理不好,就會產生風險。

  重點六:

  不斷完善外匯儲備多元化應用

  同時召開的全國外匯管理工作會議也明確指出,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的管理框架。

  市場化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波動,保持外匯微觀監管跨周期的穩定性、一致性和可預期性,嚴厲打擊外匯違法違規活動,推進『數字外管』和『安全外管』建設,維護外匯市場良性秩序。

  同時,要完善外匯儲備經營管理。深入推進運營能力建設,積極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國家戰略,保障外匯儲備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

理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