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財經頻道  >  新編心作
搜 索
[推薦]掏錢包or手機?無現金社會離我們還有多遠
2017-05-30 16:18:00 來源:東北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東北網財經頻道消息 近日,馬雲在與武漢市主要領導座談時提出,希望將武漢打造成為『無現金城市』和『智慧出行城市』的標杆。馬雲還曾在微博上直接喊話:五年內將實現我國全面進入無現金社會。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的一項調查顯示,有超過70%的網友認為現金已不是生活必需品。無現金社會究竟離我們有多遠呢?

  在『互聯網+』的時代,現金在社會中發揮的作用都變得越來越不那麼重要,無現金的電子支付已成為互聯網時代技術改變生活的一種趨勢。

  眾所周知,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無現金社會』也曾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雖然對到來的時間、實現的條件等存在一些分歧,但是,對『無現金社會』的認知卻是完全一致,都認為『無現金社會』總有一天會到來。

  微信支付推『8.8無現金日』

  隨著移動支付的普及,『無現金』已成為世界范圍內的消費消費潮流。『無現金社會』的現象之所以引人關注,主要是由於近年來以支付寶、微信支付為代表的移動支付發展迅猛,覆蓋了人們的衣食住行。在中國,『無現金日』由微信支付於2015年發起,定於每年8月8日,是全球首個移動支付節日。

  『無現金社會』正在成為可能

  2016年,英國《金融時報》網站發表題為《移動支付普及中國跳過信用卡走向無現金社會》的報道稱,《金融時報》旗下『投資參考』公布了一組調查:98.3%的受訪中國人在過去3個月使用了移動支付平臺,遠多於使用信用卡(45.5%)、借記卡(30%)和現金(79%)的人。福耀玻璃集團掌門人曹德旺認為,無現金社會肯定是一個大趨勢,但如何實現、什麼時候實現,相信還要一段時間。『我們用現金的社會大概是兩百多年,我們改變一種工具,消滅現金,我相信需要一兩百年。』

  尊重所有人群消費習慣

  無現金社會已然在路上,但是否所有人都歡迎、都適應,依然是個問題。中國消費者協會副主席、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接受媒體采訪表示,無現金社會需要解決一個問題:老年人尤其是高齡老年人對信用卡及移動支付手段的可靠性存有很大的不信任感,還有的不會使用移動支付,需要針對性地拿出切實可行的宣傳推介、指導使用等辦法來推動老年人使用。因此即使是無現金社會,人們應該自願選擇是用紙幣還是用應用進行支付。

  政府出臺相關法律和行業標准

  相關部門需要完善和支付相關的相關法律和行業標准。與此同時,根據各種支付發展的形勢做好監管工作,強化執法力度,保持對網絡金融犯罪高壓打擊態勢,維護公民個人信息安全。

  企業提昇無現金支付的安全性和便捷性

  電信詐騙已經成為許多人使用移動支付時的隱懮。有學者介紹,我國的無現金支付技術還存在不少安全漏洞,身份證與手機驗證碼的安全驗證技術並不能完全保障無現金支付的絕對安全。因此,鼓勵企業進行技術創新,推進平等、多元的無現金支付體系建設,建設安全有序的『無現金社會』。

  『無現金社會』並不是消滅現金

  『無現金社會』符合社會發展規律和民眾消費習慣。財政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也表示,『無現金社會並不是指整個社會完全沒有現金,而是指一種以電子支付為主的經濟模式,全社會現金使用率極低,人們可以無障礙地使用電子支付方式進行消費。』

  丹麥:或將率先邁入『無現金』社會

  如果說國內『無現金化』是進行時的話,敢大膽宣稱完全進入『無現金社會』(cashless society)的國家,還是只有丹麥。

  2016年6月3日,丹麥政府正式宣布,除醫院、藥房和郵局等關鍵服務機構外,其他商業店面有權取消收銀機,只接受電子貨幣。在此之前,丹麥中央銀行也『任性』地宣布,從2015年開始停止發行紙幣和硬幣。

  據挪威中央銀行統計,2015年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居民在支付活動中使用現金的比例不到6%,而美國的這一比例仍然高達47%。全國超過80%的交易通過金融卡、信用卡、記賬卡等方式實現。而在移動支付當面,全國約40%的人口使用MobilePay服務。

  在丹麥,從百貨商店到傳統市場,從高級餐館到路邊攤,沒有為店鋪配備移動支付設備的老板很可能會被丹麥大爺揪領子。

  因此很多商店不設專門的收銀員,甚至直接在讀卡器旁寫上支付賬號,讓顧客用手機軟件轉賬。讀卡器制造商iZettle也借此在丹麥大力開展針對MasterCard和Visa的移動支付服務。

  丹麥銀行家協會執行理事邁克爾·巴斯克-傑普森(Michael Busk-Jepsen)表示:『沒有現金的設備不再只存在於想象之中,而是成為了一種可以在合理時間范圍內實現的願景。』

  丹麥能成為『無現金社會』,也其自身社會特征決定的。作為一個人力成本高昂的北歐國家,丹麥政府顯然更希望用移動支付設備取代收銀員這個職業。

  另外,完善的網絡建設、嚴苛的金融制度以及高信任度的社會氛圍,也是丹麥移動支付『擠走』現金支付方式的內在原因。這也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亟待完善的移動支付條件。

  移動支付跳級生:中國

  盡管還沒有底氣自稱『無現金社會』,但中國的移動支付市場也引起一陣支付方式地震,餘震甚至傳到美國硅谷。

  聊天應用Kik Messenger的創始人Ted Livingston這樣描述微信:『聊天正成為用戶日常生活的操作系統,這一點非常酷。走到自動售貨機前,訂購食品,約車:聊天能夠支持這些互動,這就是我們在微信上看到的景象。』

  根據Analysys易觀發布的《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6年第1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11.02%。中國消費者對移動支付方式的使用習慣正在積極養成中。

  隨著手機支付客戶端的推廣普及,加上提供掃碼收款服務的商家數量持續上昇,我國手機支付的用戶數量快速增長。特別是餐館、超市、商場等線下場景的業務增長,使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機構迎來快速發展期。

  而『無現金日』、『天天立減』這類宣傳活動的連番推廣,也不斷吸納著新的客戶擁抱移動支付。而借微信極廣的客戶年齡層,無論是年青人的時尚消費還是大爺大媽去市場買菜,移動支付擁有巨大的潛在客戶基數。

  市場調研公司Stratechery創始人本·湯普森(Ben Thompson)認為,移動支付的蓬勃發展,源於中國人的『手機依賴癥』:

  『美國是全球最先推出信用卡的國家,每一位美國人都擁有PC。但是在中國,每個人都在一直使用手機。這等於是中國跨越了PC和信用卡時代,直接在移動商務和移動支付上處於領先。』

  【瑞典:現金交易只佔交易總額的2%】在瑞典,『不收現金』近年來正被越來越多的商家和公共服務機構所采用。根據瑞典央行的數據,2016年現金交易只佔交易總額的2%,預計到2020年將下降到0.5%。據瑞典中央銀行統計,瑞典十大銀行在全國共有1400個營業網點,截至2016年,其中852個網點已全面取消現金服務業務。

  【韓國:擬2020年徹底淘汰硬幣】2016年12月1日,韓國央行宣布將加大力度減少流通中的硬幣,目標是到2020年讓硬幣徹底退出流通,這是韓國朝著『無現金社會』方向前進的第一步。根據這一計劃,消費者可將手中的零錢寸入『T-money』交通卡,這種卡與中國的『一卡通』類似,可用來支付地鐵票價、搭乘出租車,並且在韓國的3萬家便利店購物。韓國是全球對現金依賴最少的國家之一,也是信用卡普及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平均每1.9人擁有一張信用卡。

  說了這麼多,不帶現金怎麼還是心慌慌?

  移動支付的優勢眾所周知,但對於一些擁護現金消費的『守舊派』來說,這些都沒法成為不帶現金的理由。采訪了一些『對出門必須帶300塊以上的現金』消費者,列出了一些他們的擔心:

  1、手機損壞

  2、商家移動支付設備損壞

  3、大面積停電

  4、支付信息被盜用

       5、老年人不具備相應知識技能

20151113104147_9496_meitu_6

  『無現金社會』如何實現用起來無懮

  『掃一掃』完成轉賬、節約社會資源、杜絕假幣坑人、減少疾病傳播、甚至可能降低犯罪率,完全實現數字貨幣取代紙質貨幣的『無現金社會』,確實『看上去很美』。但是,越來越近的無現金社會如何實現『用上去無懮』、真正趨利避害,不僅是理想照進現實的跨時代問題,也是有關部門和企業需要提前考量、防微杜漸的。

  易被忽視的『不適者』

  無現金社會已然在路上,但是否所有人都歡迎、都適應,依然是個問題。

  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政協委員就表示,中國有近14億人口,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生活在農村,而且中國東西差距和城鄉差距大,如果全部改成電子貨幣,很多人不一定能學會。

  60歲的濟南市民董先生告訴記者,對年齡偏大且不會新科技的人來說,所謂的無現金社會離他們就太遠了。前不久,他想參加某超市的優惠活動,被要求必須手機支付,讓不會用的他非常失望。

  中國消費者協會副主席、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無現金社會需要解決一個問題:老年人尤其是高齡老年人對信用卡及移動支付手段的可靠性存有很大的不信任感,還有的不會使用移動支付,需要針對性地拿出切實可行的宣傳推介、指導使用等辦法來推動老年人使用。否則,無現金社會的便利會給另一類人群帶來不利。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宋科表示,農民、老年人、孩子以及其他低收入、低知識水平和低信息技術接受度的人群大量存在,會受到新支付技術的排擠,失去分享高效率金融技術的機會,如果應對不當,可能導致新的社會不公平和貧富分化,這與我國當前大力推動的普惠金融發展導向不符。

  支付安全如何真『靠譜』

  北京市民程志前不久剛剛遭遇了社交媒體盜號而造成的經濟損失,他說,『我的一個第三方支付軟件是綁定社會媒體賬號的,這下子被別人把電子錢包裡的錢都刷掉了。』

  據了解,像這樣由於社交媒體盜用、短信木馬鏈接、騙取驗證碼等手段而造成的電信詐騙,已經成為許多人使用移動支付時的隱懮。有學者介紹,我國的無現金支付技術還存在不少安全漏洞,身份證與手機驗證碼的安全驗證技術並不能完全保障無現金支付的安全性。

  一位基層經偵警察告訴記者,犯罪分子利用安全漏洞盜竊或偽造他人身份,無現金消費者往往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賬號已被破解,錢款也在網絡世界裡瞬間消失。反之,現金卻是相對安全的。

  『由於電子支付的每一筆交易都能被追蹤,這極易導致個人隱私受到侵犯。事實上,近年來不斷攀昇的電子支付和網上銀行詐騙案發率,即是全面實現無現金社會必須面臨的挑戰。』劉俊海說。

  山東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衛國建議,監管部門須用制度、技術和法治建立起風險防控體系,搭建令消費者放心的『安全網』,提昇無現金支付的安全性和便捷性。首先,相關職能部門應建立實時、動態的安全監控和預警機制,同時,網絡技術服務商應築牢防護牆,提供安全支付環境。其次,要盡快出臺相關法律和行業標准,保障公民的隱私安全和賬戶安全,有效減少隱私泄露和經濟損失,要依法嚴懲利用移動支付通道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

  去現金化將是個長期過程

  專家學者介紹,在信用貨幣時代,一國或者地區的貨幣當局出於安全和成本的考慮,普遍希望能夠減少現金的使用。去現金化客觀上是一個需求推動的過程。近年來,在信息技術和互聯網技術的推動下,銀行卡、電子貨幣、網絡銀行以及第三方支付等的興起,全球范圍內去現金化進程不斷加速。委內瑞拉、印度等國家的廢除紙幣的行為就是其中的極端案例。

  宋科認為,『去現金化是一個逐步減少現金使用的長期過程,由於受到諸多因素的制約,理想狀態的無現金社會很難實現。我國目前並不具備完全進入無現金社會的條件。』

  他認為,對於央行而言,一方面出於反洗錢、反腐敗、防詐騙、降成本等目的,除了傳統的技術創新之外,需要主動加快去現金化進程。比如,近來央行加大力度推進數字貨幣的研究,而且已經取得不小的成果。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的迅速發展也迫使央行被動減少現金的投放,客觀上推動了去現金化進程。

  在這過程當中,主要問題在於:首先,數字貨幣依托的底層技術尚未大規模運用,需要在安全和實用性上多下功夫;其次,新支付媒介的出現客觀上需要對現有的交易、清算和支付系統進行重新改造,相關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尚需時日;最後,流通中現金的減少甚至消失,會對現有的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形成衝擊,但是究竟能有多大影響,難以把握。

  『加之新支付媒介的出現很難在短時間內打破居民現有的現金交易習慣和交易網絡,而且,如果全面實現無現金化,居民和企業將失去通過保留現金來應對可能出現的負利率對本金的侵蝕。這也會形成對無現金化進程的排斥。』宋科說。

資料來源於:新華社、騰訊財經、愛范兒等

責任編輯:強銳